xiao18379600429

听见你的声音(上)

artzeoyoyo:

日常宛如卡在巷子里的卡车卡死了,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写个短篇调节一下。


跟韩剧无关,只是名字相同,这俩人真是写什么都很有梗啊。


短篇会这几天就完结掉的。😝


--------------------






Bas是名歌手,还挺有名的,走在街上会被人认出来要签名的那种。


当然,妈妈跟妹妹有这种觉悟的话他就不会被堵在画室门口被围得团团转,签名签到手都断了。


明明好不容易结束了连续一年多的新专辑发布加巡回演唱会回家来休息的,为什么会被派到送妹妹去画室这种活。


摊在沙发上拿Ipad追剧的Bas表示很不满,“我这种大明星抛头露面会被围追堵截的!况且,”他转头看看蹲在沙发边上正一脸期待看着他的妹妹疑惑地问道,“你不是不喜欢去画画吗?之前每次妈妈拖你去要么一脸英勇就义的样子要么哭唧唧的,今天怎么这么积极?”


妹妹捧着脸一脸花痴的样子,“因为最近新来了一个很帅很帅很帅的老师啊。”


“到底有多帅?”Bas不屑,“比你哥哥还帅吗?”他捋了捋头发。


“啊,和哥哥的帅不是一个类型的。”妹妹手舞足蹈起来,完全沉浸在对帅哥老师的回忆与向往中,“哥哥的帅我有点看腻了。”


“你说什么?”Bas很不满,伸手去捉妹妹,妹妹一吐舌,轻快地溜走了。


“快去换衣服,不然一会要迟到了。”妈妈催他。


“知道知道啦。”Bas好奇心起来,他要去看看到底有多帅。


哦对,Bas是Gay,已经公开出柜的那种,身为Gay icon拥泵者中Gay的比例也不低。


“回来给你做蒜蓉炒猪肉哦。”


“妈妈我不是小孩子啦。”


“那你要不要吃?”


“要……”


向美食低头。


 


结果到了,帅哥还没看到,送小朋友来画室的家长们先认出了他,纷纷过来要签名。Bas微笑着一一服务,正想问问妹妹老师在哪儿的时候才发现妹妹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时小孩子中骚乱起来,Bas顺着小孩子跑去的方向望去,有一个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他可真高啊。




这是Bas的第一个想法。


自己可能只到他肩膀吧,要知道Bas178已经不算矮了。


画室玄关处背光,等那人慢慢走进来Bas才看清他的相貌。


真的是很帅啊,Bas看呆了,在娱乐圈这几年帅哥美女自然见了不少,但眼前的这人就算放在他们之中也毫不逊色,白皙的皮肤,提拔的鼻梁,五官虽然深邃此时却笑得眉眼弯弯的,低头跟每一个小朋友打招呼。


家长们看见老师进来,也纷纷放过Bas去跟老师打招呼。老师一一回礼直到最后才看见一张陌生的脸站在人群背后。


“哥,老师是不是很帅?”妹妹不知从哪个角落窜出来,Bas还没回过神,本能地点点头。


妹妹看哥哥失神的样子忙跑去把老师拉过来给他介绍,“God老师,这是我哥哥,是不是也很帅啊。”


老师微笑着跟Bas合十问好,Bas连忙回礼。


“你好我叫God。”


“你好我叫Bas,是Ariel的哥哥。”


 


“你和你哥哥长得很像呀。”God蹲下来跟妹妹说话


“那,老师你经常夸我可爱,我哥哥是不是也很可爱。”


“是呀。”God摸摸她头,并没在看Bas,但Bas还是不由得脸红了一下。


被人夸可爱呐。


 


于是本来打算放下妹妹就溜的Bas在画室里整整坐了一下午看着God老师走来走去给各个学生改画作。


God声线特别好听,又很温柔很有耐心地给每个小朋友讲解,就连蹲下来抚摸静物时的后脑勺都特别可爱,Bas花痴了一整个下午直到God走到他身边拿起桌上的杯子喝水他才回过神来。


连喝水的侧颜都这么好看,Bas看他的喉结随着咽水的动作上下起伏着,不由得也咽了口水。


“要喝水吗?”God看Bas在旁边咽口水以为他也渴了想找纸杯给他。


“啊不用了不用了。”Bas连连摆手,God转过正脸看他对他杀伤性太大。Bas一时不敢抬头看他。


“那你渴了跟我说。冰箱里也有果汁。”God冲他笑。


Bas拼命点头,连心跳都跟随着点头的频率加快了起来。


 


四个小时过得太快,等所有家长都走掉了Bas才慢吞吞收拾完Ariel的东西,好在Ariel一直花痴地缠着God聊天,Bas不是很想走,可实在没什么理由留下,God都已经把所有画架和椅子都收拾起来准备关灯了。


 


“再见。”Bas一手拉着Ariel恋恋不舍地在画室门口跟God说再见。


“再见。”God笑着回他,又像想起来什么似的递给他一瓶果汁,“不口渴吗?都没有喝水。”


Bas说声谢谢雀跃着接了那果汁,一路哼着歌开车回了家,他迫不及待下个周日的到来了。


 


“Ariel你不能每天都去画室吗?”Bas趴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地上乱涂鸦的妹妹说。


“God老师平常有别的工作呀。”


“他除了教小朋友画画还要做什么?”Bas竖起耳朵开始收集情报。


“老师平常还要做一些私活呐,他说他要攒手术的钱。”


“什么?”Bas坐起来了。


“God老师耳朵听不见呐。”


“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你不说!”


“啊,可是听不见不影响God老师的帅气啊。”


这倒是。


 


Bas以为God说话慢只是性子慢而已没想到却是听不见的缘故。于是再次见到God的时候他故意放慢了说话的节奏让God可以更好的读他的唇语。


“em这是邻居家自己养的蜜蜂酿的桂花蜜妈妈让我送来谢谢你照顾Ariel。哦还有也谢谢你上次的果汁。”Bas本来想少说点话可是面对着God不知道怎么有点紧张啰啰嗦嗦又说了一长串,不知道God读懂没。


God还是微微一笑接过了那个罐子。


Bas不由得舔了舔嘴唇。


 


今天来的学生没有上次多,God有空闲就拿了个速写本在画室后边写写画画,Bas心不在焉的在旁边玩手机眼睛却一个劲地往God那个方向瞟。God偶尔起来帮学生改改画作也会把那个本子扣在桌上。Bas趴在桌上努力试图从那本子和桌面的一丝缝隙中看到点什么,可惜都是徒劳,很快一下午又这么过去了,Bas有点闷闷不乐,他又浪费了一个星期,居然都没能鼓起勇气搭句话。


“诺,”God拿了个长条盒子给他,“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巧克力,我不喜欢吃甜的。谢谢你的桂花蜜。”


Bas瞬间又开心了。


 


回到家Bas把巧克力也放进冰箱和上星期的果汁摆在一起。妈妈走过来看见他这样子,嗔怪到,“你不是最喜欢吃零食的吗?怎么放了这么久还没吃?”


“哥哥不仅自己不吃,还不让我吃呢!”Ariel在旁边告状。


Bas只是傻笑。


他像是回到了中学暗恋人的心情,只敢偷偷看他,有一点点的接触都开心得不得了。


开心的都睡不着了。


半夜Bas拿出吉他趴在自己的书桌上一边弹和弦一边写歌词录了个Demo连夜发给制作人。


制作人也是不睡觉的,连夜给了他反馈让他赶紧来工作室。


于是等到下一个周日God看见是妈妈送来Ariel的时候是有点失落的。


 


Bas有点工作狂的潜质,灵感来了便把自己关在工作室不眠不休的写歌,妈妈习惯了他这样一阵风似的来去所以当推开家门正好赶上晚饭的时候,妈妈只是看了他一眼让他去拿碗筷出来,像是早就知道他要回来的样子。


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God会在他家饭桌旁边?Bas愣住了。


还是妹妹告诉了他,“我今天在画室摔倒了,妈妈没在,God老师就把我送去医院妈妈说要谢谢老师所以把他请回家吃饭啦。”


妹妹一向娇气,摔倒了肯定要哭的,不知道God有没有把她抱在怀里哄呢,Bas一时陷入了自己的遐想,直到妹妹喊他过去坐才缓过神来。


 


Ariel让Bas坐在她右手边这样她左边是God,右边是Bas可以说是非常幸福了。Bas与God面对面坐着,Bas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一个劲低头吃菜。倒是Ariel话非常多一个劲儿的对着God问个不停。


“老师你有没有女朋友啊。”Bas耳朵竖了起来,连咀嚼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没有呢。”God侧过脸去好看清Ariel的嘴唇,饭桌正上方的暖色灯光照下来,完美勾勒出God的下颌线,Bas听见God的否定回答心里暗自松了口气,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了God一眼,结果God不知为什么也往他这边看,两人对视一秒,Bas迅速低头接着吃菜,没看到God脸上一闪而过的黠笑。


 


God因着耳朵不方便的缘故一直没有开车,都是打车来回,听及此,Bas连忙自告奋勇要送God回去。


 


“下周三有个画展……”


“我要去!”


Bas一路上紧张的在心里斟酌词句,快到God家楼下了,都不知道要先说哪句好,结果God一开口,他等不及God说完话就立马应了句。


God被打断话茬忍不住笑起来,“我把画展地址发给你。不过我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呐。”


“那下周三我来接你?”Bas跟他交换了Line,现在握着方向盘的手汗津津的一直在出汗。


“下周三见。”God笑着跟他告别。


 


周三晚上Bas把车开到God家楼底下的时候God已经一身正装捧着一束花在那儿站着了,Bas看看自己的牛仔裤鸭舌帽恨不得立马掉头飞奔回家换好正装再过来。


“对不起忘了告诉你画展开场有个晚宴的。”God看着一身休闲服的Bas憋着笑说。


“你是不是故意的,想看我出糗啊?”Bas有点恼羞成怒。


“真的不是。”God把花递给Bas,Bas看着那一束火红的玫瑰瞬间原谅了他。


“那现在怎么办啊。”Bas一向穿得低调不想被别人认出来,可没想到会是需要穿正装的场合,“现在回家换来不及了。”


“今晚都是艺术家,很随性的,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的。”God哄他。


等到了画展现场,Bas才明白God是真的在哄他。


只有他自己一身休闲服!明明最不想引人耳目的,偏偏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Bas不由得压低了鸭舌帽生怕被人认出脸来,忙扯着God去了角落。


“我现在去后厨换一身侍应生的衣服是不是更好啊。”Bas撅着嘴。


God被他这种可爱的模样逗笑了,“你想引起后厨骚乱吗?大明星?”


Bas叹了口气,从路过的侍应生举着的托盘上取过杯香槟,期待酒精能让自己麻痹一点。


God拉Bas去了一个很偏远的角落,几乎没什么人,God指着很小的一幅画给Bas看,“这是我的作品。”


Bas凑过前去看那副画,几条软绵的黄棕色粗线弯曲着盘伏在画面中央,细小的红丝从某处蔓延开来直到充满整个画面,右下角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掀起来似的,整个背景都是极深色掺杂着暗红色,只有那处是几缕若有若无的淡蓝色和金色跟画面格格不入。


Bas看着那几缕蓝色跟淡金色觉得叹了口气但随即又换上副轻松的口吻,“哇,大画家都可以开画展了,我应该买花给你的。” 他是真心实意的在捧吹。


“只是一幅小画罢了。”


“可是今晚的排场很大啊,你还很年轻啊,这边出名的都是老头了吧。未来是你的。”Bas举起香槟给他祝贺。


两个人又在画前伫立了一会儿,God突然说,“你不要买这幅画。”


Bas心里一惊,但还是维持着表面的不动声色,“为什么?”


“我不想知道我的画去了哪里,或者它一直在这里都没关系,不想让它去我知道的地方。”God看着Bas眼睛,Bas缓缓点了点头。


 


Bas送God回家,临下车前God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问出了口,“你周末还要送Ariel来上课吗?”


车里没开顶灯,但God还是清清楚楚看见Bas的笑脸一点一点绽放开来,Bas点了点头。


“那周日见。“God跟他挥手告别。


Bas刚想开车走却从后视镜中看到了放在后座的花才想起来没有跟God说过谢谢呢,他冲着God背影大喊God的名字,“GodGodGod。”唤了几声才想起来God听不见的,他扯过后座的花下车向God追过去。God却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突然停住脚步转了过来,Bas一时没刹住直接撞进了God怀里,God连忙扶住他,莫名形成了一种拥抱的暧昧姿势,楼道里的灯昏昏黄黄,周围一片寂静无声,Bas跑了这两步因平时不运动的关系此时在God怀里喘着粗气,“谢……”


气还没喘匀,一个谢字刚出口,God低头吻住了他。


Bas握着玫瑰花的手慢慢圈住了God的腰,全心全意接受着这个吻。